庄闲的

文:


庄闲的几万年前的阵法,能够是现在的人,可以对付的吗?可即便如此,这阵法竟然都在那护卫队长轰碎了一座庞大的大山之后,还是显形了,由此可见,舒宁的这一击,到底有多么的恐怖了!“咕咚!”远处的那群围观者,都不安的吞咽起了口水,面色惨白的看了看坍塌城齑粉的山头后,又将目光看向了舒宁,心中同时显露出一个疑惑:这个女人,到底是谁?舒宁毕竟是圣女堂内的护卫长老,所以平时更多的是呆在门派之中,处理护卫队发生的一些事情,并不和外人接触。舒宁的一次次出手,也一次次的将他想要询问的话,硬生生的憋回心里。每一次,他都被剧烈的疼痛疼的昏迷过去,然后再次被疼痛,疼的清醒过来,然而刚刚清醒,再一次被新出现的疼痛,又疼的昏迷过去……以此反复。而且两人加入到圣女堂后,都拜了同一个师父,她们算是从小被圣女堂培养起来的人,所以算是真正的圣女堂直属弟子。只是,她们的师父并没有对这一点进行解释,所以到底是不是我猜测的那样,没人知道。

齐烟云和舒宁就是同时参加考核的,但是在考核的时候,因为意外,考核她们的人,竟然是她们的师父。然而事实上,她们的师父,也在事后,对那些长老解释过,其实一开始的时候,她就没有打算想要选择两女成为这次通过考核的人选。如若不然,两人也不可能在过去这么久之后,还是不能从那明显算不上什么矛盾的事件中,走出来。李凝脂这个时候,脸上也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,她也没有想到,这护卫队长的后台,竟然会是齐烟云。不管是她们师父,还是其他的长老,都觉得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状态有些奇怪。庄闲的而她们师父手中,又只有一个名额,可以让人称为候选长老。

庄闲的这也是为什么,圣女堂中,明明有那么多中神九境的强者,但是很多只能是小小的护卫队长,而有的则成为了高高在上的长老。不管是她们师父,还是其他的长老,都觉得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状态有些奇怪。在她们的修为,同时达到中神九境,因为她们都属于圣女堂的直属弟子,也就有了一定的便利,可以参加一个简单的考核,就能成为圣女堂的候选长老。而也是趁着这个机会,这家伙终于吼了出来:“舒宁长老,我不服,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,要让你这样惩罚我!你就算想要杀我,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!”这护卫队长的话刚一出现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不仅仅是舒宁如此,就是齐烟云也是如此。

“什么情况?这个舒宁长老,和那个叫齐烟云的女人,有仇吗?”唐宇看着舒宁的反应,脸上不由的露出疑惑的问道。即便这些护卫不认识我,但肯定认识舒宁长老。唐宇瞠目结舌的听完李凝脂的解释,目光不由的扫向舒宁,最后却不由自主的点点头,说到:“如果真的是两个嫉恶如仇的人在一起,或许真的办不成什么事情吧!比如说现在,舒宁暴揍那护卫队长的事情,让那个齐烟云看了,肯定会觉得十分的不爽。虽然舒宁的声音很小,可是唐宇还是听到了,他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凝脂,对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过来。然而事实上,她们的师父,也在事后,对那些长老解释过,其实一开始的时候,她就没有打算想要选择两女成为这次通过考核的人选。庄闲的

上一篇:
下一篇: